九啾芭十嘿

这里九啾ω真爱很多ω没有墙头ω都是我的小天使ω

天哪

难道我在lof发的唯一一篇文也要成为黑历史了吗?!再看一遍简直不忍看!

表白下女神

真得好喜欢大风啊,感觉大风的心态真得很好♥
关注女神微博上的那些旅游时的风景照或是一些参观博物馆的图,我都会觉得心情愉悦^O^

【桃花债】同人

注意#
★大风刮过的《桃花债》同人,超短篇(就一章)
★虽然“我”是个妹子,但并不是言情,女主对宋姚的情感都算不上爱情。
★脑洞开了根本挡不住-_-||,结果写完了感觉自己的想法有些不明了,只求轻喷

桃花债
  
    巷口正对着的街道旁有个卖馄饨面的摊子。
    而巷子里的老鼠在乱窜,我靠在发臭的墙上,努力平息着呼吸。巷子深处细微的“吱吱吱”声仿佛在啃咬我的神经,我咬紧嘴唇,以防尖叫漏出来。
   
    我又躲过了一轮巡逻的卫兵。
   
    自尊与我来说早已无甚重要,但我的确很久没有这么狼狈过了。

    我不敢在这里久留,带上蓑帽匆匆一瞥,那面摊唯一的“宝座”上如今坐了个红着眼眶的男人。
    只那一眼,我全身血液仿佛朝头顶灌去,双手变得冰凉无比。
    我不可能忘掉那人的模样。他如今看起来憔悴不堪,但我还是认出了他。
    四枝细竹竿支着个油迹斑斑的布,那“顶棚”遮蔽的阴凉处是个红砖砌成的灶台,锅里冒着热气。
    “公子,您可是要吃馄饨面?”
   那老板眼睛尖得很,见我在摊子旁徘徊,便撑起满脸的横肉捧着手朝我笑。
    我自觉不是矫情的主,眼前那谄笑的模样却实在倒胃口,我摆手打发掉他。
    “这个再说,你们这有什么茶,先给我上一壶。” 我瞄了眼墙角的茶缸中清水一般的茶,却一丝嫌弃的想法也无法生出。
    我是不会品茶的,好坏都跟喝水一般“咕噜咕噜”地一灌,落在肚子里能解渴便是最好的。
    且我一向是个俗人,离不了世间的浊气,也做不出附庸风雅的事。以至大多人提及我的“丰功伟绩”,免不了与旁人唏嘘一番,并为我盖上“世俗不已”的戳儿。
      我记得在我还小的时候曾有人指着我的鼻尖骂道“厨房里喂狗的馒头倒被你盯上了,狗嘴里抢吃食,你这眼皮子可真是不浅啊。”
     她骂骂咧咧地还说了许多,溅了我一脸的飞沫儿。
     俗话说三岁看老。她这番话也是骂对了,我确实当得起她这句“眼皮子浅”。
     我知道自己这些年来趋之若鹜,甘之如饴的皆是些被人扔在脚边,入不了眼的东西。
     
     “兄台,这里可有人?”
     我随口客套,还没等到答话就在他的对面坐定。
      他抬眼看我,神情恍惚地摇摇头。
      柴火“噼里啪啦”地响着。他又低下了头,钻研起桌子的纹路。而我也一时找不到话头,心里又是前所未有的紧张,只好干巴巴的盯着灶台看。
     许是我的视线太过火热,那老板拿着大勺的手颤了一下,随即在锅里用力捣了捣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我不禁担心起那碗即将出炉的馄饨面。我纠结着,那面却已经换了个白发老头端着。我迅速瞥了一眼,面还冒着热气,葱花点缀在面汤上,看起来倒不是多么地无法入口。
     却在这时,一块褐色的碎渣不紧不慢地浮了出来,我打眼儿一瞧,那分明是被碾碎的鸟屎!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 “啪嗒”,碗被撂在了桌子上,他却不为所动,挪过碗便埋头吃面,我心中一急,就要脱口而出的提醒在舌尖转了个儿圈却变了味,
     “在下见兄台面熟,不知是否在哪儿见过?”
     这老套无比的搭讪一出口,我却心神一晃。

     在我记忆里的宫墙里三层外三层,高不可望。
     如今皇位上的那位是我的父亲,我的生母是个小宫女。而我,只是个被遗忘在深宫里的公主,父皇从未踏足过我住的宫殿,没什么特殊原因,忘了罢了。
    大殿的屋檐四角翘起,勾着天边的云,像展翼的鸟儿一样,却是永远飞不出这宫墙,从存在之始它便被牢牢梏住……
    那一天阳光烂漫,春色溢满了皇宫,我的侍女在花间嬉戏,而我扑腾在荷叶边,苦苦挣扎。
  
    他不知从哪儿突然冒了出来,将落水的我拎起。
    我盯着他含笑的眼睛,而他对我说,
   “你这模样看着眼熟,是哪个宫的宫女?”
    我的心骤然停了,后来我偶然知道了他的名字。
   
     宋丞相的独子,宋姚。
   
     又过几天,母亲的祭日。父皇突然来了,他打量起这座宫殿,而我愣愣地看着眼前明黄色的衣角。他一近身,我便闻到刺鼻的熏香,只觉得眼睛涩得很。 
     一声叹息从我头顶传来。
   “你却是和她一样地爱哭。”我听见父皇这样说到。
     我立刻哭了出来,怎么也停不住。却根本没有人知道我是多么的喜悦。
     很快,我身边的侍女被换了一拨,有的人当场就被拖走了,我却还是没有允许迈出这宫殿一步。父皇像寻常人家的父亲一样时不时来看看我,金银之物成箱成箱地送进来。
     父皇在殿里与我闲聊,他打算为宋姚和我的长姐赐婚。谈及这事时,他心情很好,我也笑着听,又怎么都不肯饶,偏要向父皇讨这天大喜事的红封儿。
     然而我想出去了,离开这宫殿、这皇城,去找宋姚。
     宋姚永世孤鸾的命格,我从没信过,却是让所有人都信了。
     长公主最终出塞和亲、与他订婚的某家小姐暴毙……我不遗余力地将这个命格按在了他身上。
 
    宋姚打了个酒嗝“我与兄台并未见过,但我们说不定也是有缘。”
    我敛起目光,那鸟屎就浮在汤面,赤裸裸却始终不被看见。
    原来。
    哪里又有什么缘?
    我与他的缘分怕是只在那池边有过丁点。
    他救起了一个“宫女”,而我恰好是那个“宫女”罢了。
    和他有缘的也许还有很多,但都不会是我。
    我突然觉得这么些年来我执着得很傻,明明连缘都没有,我却非要苦苦揪着虚无的红线不放手。
     我这才惊醒,那个瑶湘半路跑出来又匆匆离开,却已将一切搅了个稀烂。
    “宋……宋兄,你可知今天是状元郎大喜之日。”
     他一愣,筷子掉在了桌子上。
     我回头望了望,仿佛看到了几条街外那朱红色的宫门。
    “你爱瑶湘吗?”
     他低头苦笑几声“原来兄台是专门来看我笑话的。”
      我没有解释。
      他却迷魂一样自语,“我对她百般讨好,什么都依她顺她……却唯独不知这爱与一碗馄饨面有什么关系。”
      “我挥洒重金只为她欢喜,她却只愿与那穷书生吃这劳什子馄饨面,我难道就陪她吃不了这面了吗?”他惨兮兮的一笑,“罢了罢了,或许我就真得是永世孤鸾的命。”
      我突然坐立不安起来,心绪乱的很。想起身离去,却又不知何处可去。
      宋姚先我一步,起身离开。
      我看着宋姚跌跌撞撞的身影,恍惚间又盯着那半碗馄饨面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我伸手拿起了那半碗馄饨面……
     
   

★(我还是解释下比较好,对自己讲故事能力实在不放心orz)总结:情感缺失.心机girl.女主并不爱宋姚,只将他看作追求自由的寄托,自己却没有意识到,在看见宋姚对瑶湘的感情后便对自己是否爱宋姚迷茫了,以上*^_^*